欢迎来到大夏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刘氏文化

刘氏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刘氏文化

边看边说尚书墓

文章出处: 本站 发表时间:2017-02-09

边看边说尚书墓

 

时序过去了整整500年。500年前,明朝兵部尚书刘大夏走完了他光辉的人生里程,安息在这里。所以,今天我们前来游览刘大夏尚书墓特别具有深刻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刘大夏尚书墓是一座古典墓园,屹立于今湖南省华容县章华镇话岗村的箭头山山顶上。这是尚书公生前亲自选定的一块风水宝地。当年安葬刘大夏时,这座墓茔是以明朝一品官的礼制建造的,之后,朝廷还曾委派专人看守墓地,并明文规定,“墓地永禁续葬及擅动一草一木”。

往昔,墓地所在的这座山岗上,苍绿青翠,古松参天,阴天蔽日。山坡下面,是一座古香古色的享()(享庙),专门用于祭祀刘大夏的。享堂前面,是一条长长的神道,神道两旁竖立着一些石雕翁仲和神奇的石兽,堂前还立有两根望柱,威武庄重。且不说正式的祭祀场景该有多么隆重,只说那些过往的路人,都没有一个不停下匆忙的脚步来,进入享堂参观景仰、顶礼膜拜的。但是后来,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人们普遍对文物古迹、自然生态等,都少了敬畏之心,尤其是经过上世纪50年代大跃进时期和60年代“文革”时期,享堂、神道、翁仲、石兽和古松等都人为毁损,惨遭厄运。如今,人们再也无缘看到那时的风貌了。现在我们所看到的立在刘大夏墓左右两边的几尊翁仲、石兽,也都是劫后余生,它们原本是存放于享堂前面长长的神道两侧的;墓前的这块“致仕敕命碑”,原来则是存放在享堂之内的。享堂内,原来还立有一块大石碑,刻写着刘大夏的好友、明朝大学士、内阁首辅大臣李东阳的《东山草堂赋》,如今也荡然无存,“黄鹤一去不复返”了。

好在刘大夏墓还在(1995─1996年维修)。今天,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尚书墓的主体为八方体须弥座形,由花岗石砌面,墓主体的顶端是一个花岗石石刻,形状就像一枚倒立的椰子。在墓主体的左方、右方和后方,三面墓围围成了一个整体,呈一个倒“U”字形,留下的这个缺口就是供人瞻仰、凭吊的入口。

刘大夏墓保留至今,也真不容易。

在“文革”10年的那场浩劫中,曾有人要彻底砸烂“封资修”──打倒封建王朝的孝子贤孙刘大夏,把他的墓地夷为平地。不过,居住在刘大夏墓地周围的刘氏子孙们都旗帜鲜明,大家团结一心捍卫祖墓,刘大夏墓算是逃过了一劫。但是,明枪易挡,暗箭难防。19941月,来自湘西凤凰县的以杨某为首的盗墓贼们曾先后两次盗掘过刘大夏墓。500年前建造刘大夏墓的那个时候,现代建筑中广泛使用的水泥还没有发明,那时建墓的砖石都是采用蒸熟的糯米加石灰混合调匀,再捣碎成泥,作成粘合剂衔接起来的,因此,砖石之间严实合缝,其坚固程度丝毫不亚于现代的水泥。所以,第一次,盗墓贼(5)盗掘就像狗咬刺猬,无处下爪,只好无功而返。           致仕敕命碑

 

第二次,盗墓贼们(4)运用“科学”手段改进了作业方式,终于得以进入墓坑之中,偷走了部分文物。“被人挖了祖墓”啦,这可是一件令人十分遗憾的事,也是刘大夏的子孙后代愧对祖先的事。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事发后不久,几个窃贼都相继被擒获,被盗走的部分文物也全部都被追回了。

在刘大夏墓的正前方,位于神道的正中间,竖立着一块重约2吨、由汉白玉石材精雕细刻而成的、驮在一只巨型石龟(其实应叫“屃”,或“赑屃”,是一种古代传说中的动物,像龟,而非龟)背上的丰碑,碑体通身高约2.5米,上面镌刻着313个汉字。因为碑文铭刻于明弘治十七年(1504),所以,人们通常称之为“弘治诰命碑”。 弘治,是明代少有的一代开明君主──明孝宗皇帝朱祐樘的年号(1488─1505)。

我们细读“弘治诰命碑”碑文,上面写着:“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文昌列八座之班,官资特重;司马统七兵之制,责任尤隆。必有文经武纬之才,兼以宿德老成之望,俾居是职,始称朕怀”,“廊庙英资,湖湘间气,谋猷深远,志行端方”,“风威大振于遐方,惠泽诞敷于黎庶”,“勤劳庶务,统率诸营,大纲、小纪之毕修,内辑、外攘之兼举。爱君忧国,确乎金石之为心;守正奉公,凛若冰霜之比操”等等。要知道,这些话语可不是出自等闲之辈的戏言,都是皇帝的“诰命”呀,诰命对刘大夏非凡的才干、过人的胆识和文韬武略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与赞美,还对刘大夏进行了鼓励、嘉奖,给他晋级了官阶,还给予了封赠,“以示褒功”。

  刘大夏一生为官凡42年,一共经历了英宗、宪宗、孝宗和武宗4任皇帝,其中,只有明孝宗与刘大夏,堪称是一对“明君―贤臣组合”。他们两个人都立下了雄心壮志,一定要致力国事,一心埋头于革世弊,正朝纲,御外侮,安黎庶,“务振非常之功”。这一对君臣,心灵相通,情同父子。所以“弘治诰命碑”的碑文对刘大夏赞赏有加,自在情理之中。

在坟墓的神道东侧,立有一块“致仕敕命碑”,该碑刻于明正德元年(1506)。古代的官员“致仕”,相当于现代公务员的退休。“敕命”,就是皇帝下达的命令。这块“致仕敕命碑”,就是在刘大夏正式接受皇帝批准退休的敕令之后,所立的碑、所写的碑文。

 

原来,1505年农历五月初七,在位勤政18年、一心革故鼎新、励精图治的、年仅36岁的明孝宗,不幸英年早逝,撒手人寰。次年(1506)农历五月十八,明孝宗唯一幸存的儿子、年仅15岁的太子朱厚照登基继位,改元“正德”,这就是明武宗。不过,与其父明孝宗是一位明代少见的明君不同,明武宗性情怪异,行为放荡,是一位不明是非、不理朝政的大昏君,是一位被太监、侫臣所左右的大傀儡。刚刚继位不久,明武宗就下发敕令,将刘大夏“爰给舟车,送还乡里”,正式批准刘大夏退休,还乡养老,荣归故里。此时,刘大夏已经是71岁高龄了。

对于这样一位年迈的老人,功成身退,得以致仕,颐养天年,当然是一件大好事。况且“官高必险”,“伴君如伴虎”, 为官一世的尚书刘大夏,如今终于了却心愿,全身而退,安然无恙地从波涛汹涌的宦海中解脱出来,无官一身轻,当然更是一件大好事。不过,此时此刻,刘大夏可能做梦都万万没有想到,政治风云正在急剧变幻,搅得天翻地覆。早就对他恨得咬牙切齿,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大太监刘瑾(本姓“谈”,后改姓“刘”),和朝中的焦芳、刘宇等一帮侫臣小人,正在紧锣密鼓,阴谋加害于他。退休2年之后,刘瑾和这一帮无耻小人无端陷害刘大夏。虽然刘大夏年老体衰、白发苍苍,竟然还要被充军到荒凉苦寒的边陲──肃州(今甘肃酒泉)。不过,刘大夏退休之时是正德元年(1506),当时,明武宗才上任不久,虽然皇帝年幼无知,不谙国事,贪玩成性,但刘瑾们那一帮侫人还是不敢放肆胡来,一手遮天。所以,这块“致仕敕命碑”碑身上刻写的文字,还是不能罔顾事实,颠倒黑白,瞎说一通,只能实事求是地对刘大夏“才识优弘,德性纯厚”予以了赞美,夸奖他将“永有誉于后世”,并对刘大夏一生任职期间的所作所为──治黄河、察民情,善谋略、用奇兵,屡次奉公守正、克敌致胜的伟大历史功绩等,都一一予以了充分的阐述和肯定,“以示优崇”。

在古代,竖碑、立庙(除了享堂之外,自明万历年间起,在华容县城内还建有“忠宣公祠”;清代,曾在广东从化县城兴建有“刘公祠”)是一代名臣的最高礼遇,尚书刘大夏确实是两者兼得了;刘大夏生前为国为民效力,留下大量诗文传世,无量的功德传颂至今,尚书刘大夏也确实是一位立功、立言、立德的“三立”之圣贤了。

如今,在刘大夏尚书墓的后面,还新立有两块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碑:一块是湖南省人民政府于1996年元月4日公布、1997128日树立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碑;另一块是湖南省华容县人民政府于1982年元月27日树立的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碑。

每逢清明时节,刘大夏墓上和墓碑前都总是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花圈和祭品。前来祭扫的人群络绎不绝。参加祭扫的,除了本地村民之外,还有很多身在异乡的刘氏后人和其他人员。这些人或官或民,特意从全国各地赶来,在凭吊先祖、感喟历史之余,或者对自己生而为刘大夏的后代而倍感骄傲和自豪,或者是对英名永垂的历史名臣刘大夏的文韬武略、高大人格、生存智慧和廉洁奉公的精神表示钦佩和敬仰。

这,就是“永垂不朽”,刘大夏的生命已经达到了一种永恒的境界。“刘大夏”这个光辉的名字,将比他墓前的“弘治诰命碑”和“致仕敕命碑”更加经得起时间的洗礼,成为永远竖立在人们心上的一座不朽的丰碑。  

 

上一篇: 刘大夏​​​戒利不好名 廉得彻底

下一篇:暂无数据

地址:湖南省 岳阳市华容县章华镇凤形村   联系人:站长 电话:13117308959 13974064315 qq:353507490
Copyright © 2015-2025 www.ldxwhy.com 湘ICP备15011292号-1 技术支持:竞网智赢